宁安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神医弃女 第4215章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6:41 编辑:笔名

神医弃女 第4215章

当初夜凌陨落。

奚九夜以为,自己将它放下了。

可事实却是,五百年了,他从未放下过。

她的血肉炼化的丹药,他一直留在身边。

他日夜将其带在身上,藏在心口处。

当得知她可能还在人世的消息,他激动无比。

他找到了她,可她的眼中却早已有了别人。

她越行越远,他日日受着万蚁噬心之苦。

可她倒好,一死了之。

她是解脱了,可他呢?

他放不下,那种痛苦,比死更加难受。

他唯一要的,就是带着她的肉身走,可眼前这个小鬼,还要阻拦他。

“谁管你放下放不下,你把她放下,否则,我绝不放过你。”

辛霖眼眸一转,想要寻找帮手。

可帝莘被帝阳莘缠着,她又能找谁帮忙?

辛霖眼波一流转,留意到了不远处的寂灭塔。

那座塔,辛霖瞅了瞅寂灭塔。

那座塔,一看就是不凡之物,凌月似乎能够掌控它。

可是凌月已经不在了,那座塔,会不会听命于她?

“你,帮个忙!”

辛霖冲着寂灭塔喝了一声。

寂灭塔一动不动。

“呵~小鬼,你倒是会异想天开,你想要操控那座塔?那座塔,可不是你能掌控得了的。”

奚九夜好笑着,望了眼寂灭塔。

寂灭塔的来历不得而知,可是早前帝莘可是从那座塔里出来的。

可见,那座塔绝不寻常。

它会听命于小辛霖才怪。

“这小家伙是在和我说话?”

小塔这时候,才刚刚调用塔内的法力,修复好破损的塔尖。

一回过神来,就见了奚九夜那个男人正鬼祟着站在叶凌月的肉身旁。

一个小姑娘,正张牙舞爪,冲着自己吆喝。

那小家伙的意思,好像是想要自己出手帮忙?

“你听得懂我的话,他想要掠走凌月的肉身,我打不过他。”

辛霖的魂力很强大。

小塔虽然看似一动不动,可她还是感觉到了小塔的情绪波动。

这家伙,不服自己?

小塔何等傲娇,它的主人可是紫堂宿,哪怕是叶凌月,也是沾了紫堂宿的光,它才听命于她的。

辛霖一出现,就对自己呼来喝去,小塔自然不乐意理会。

不过,自己若是再不理会,那个叫做奚九夜的,真要把小主子的肉身偷走了!

这可怎么办,若是出手,那小家伙一定是觉得自己听命于她。

可若是不出手,小主子的肉身?

小塔陷入了纠结之中。

就在这时,小塔忽觉得一阵法力波动。

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。

“小塔,且随她去。”

那是?!

小塔一阵惊喜,那是主人的声音!

主人,发现了一切。

主人身在三十三天,还能察觉这里的事?

“主人,小主子她……”

小塔就欲将事情的整个经过,告诉紫堂宿。

可旋即,主人的气息就消失了。

主人?

小塔还没回过神来。

怎么回事,主人怎么又不见了?

方才,难道是自己的幻觉?

可那的的确确就是主人的声音。

主人说,随她去?

这随她去,是说谁?

是说小主子的肉身,还是说?

小塔更加纠结了。

主人为啥不让自己夺取小主子的肉身?

小塔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清楚。

没有反应?

那座塔是怎么回事?

辛霖见小塔半天没有反应,更加着急。

奚九夜一抬手,“叶凌月”的肉身浮了起来。

他一只手,将“叶凌月”搂在了怀里。

却见奚九夜手间,多了一张符。

那张符,乃是他在王巫山时从巫王手中得来的。

那张符,堪比叶凌月的瞬移符。

奚九夜指间一动,他和“叶凌月”就被符笼罩住了。

看看叶凌月,再看看奚九夜,辛霖忽是心头一动。

她也不指望小塔了。

她抬头冲着“帝莘”喊道。

“帝莘,凌月的肉身要被夺走了。难道你就一点都无动于衷。什么守护盛世繁华,永世不坠,你个懦夫,你连她的肉身都没法子守护,你还算是什么男人!”

辛霖的声音,直震九霄。

“那个小鬼,还真是讨厌。不过,她以为,帝莘这时候还能听到她的声音不成?”

帝阳莘的魂魄,已经占据了帝莘的整个身躯,唯独帝莘的魂魄,不知所踪。

帝阳莘正进一步搜索帝莘的魂魄,只要找到帝莘的魂魄,他就能将其吞噬。

连她的肉身都守护不了?

肉身……洗妇儿的肉身。

帝莘的魂魄在这一刻,忽的一颤。

“好小子,原来你躲在这里!”

帝莘的魂魄一波动,帝阳莘终于捕捉到了他的魂力。

帝阳莘的魂魄,如跗骨之蛆,疯狂朝着帝莘扑去。

帝莘的魂魄一动。

“奚九夜抢走了凌月的肉身,他活着不能得到凌月,就想霸占她的肉身。”

辛霖的声音,让早已心灰意冷的帝莘,一下子回过了神来。

“奚九夜!”

帝莘的肉身,早前已经被帝阳莘占据的肉身,在听到了这番话时,忽的生出了一股斥力。

“小子,你还想反抗?到了口中的肥肉,我是绝不会吐出来的。”

帝阳莘发现,帝莘的魂魄波动,居然是来自帝莘的意识之中。

虚空意识海的最深处,帝莘的魂魄早前就被妖阳邪君隐匿在其中。

意识,那是修炼者体内,最是神秘莫测的一部分。

常人想要跨越,哪怕是帝阳莘这样的存在,也很难找到尽头。

虚空意识海中,帝莘的魂力波动越来越猛烈。

他的魂力

,死灰复燃,迅速扩散到全身。

只有夺回肉身,才能夺回洗妇儿的肉身。

帝莘的求生意志空前强烈。

辛霖说的不错,他若是连洗妇儿的肉身都守护不住,又怎能守护洗妇儿想要守护的东西。

帝莘神魂波动越来越强,他的魂力和帝阳莘的魂力不断碰撞。

“小子,求生欲还挺强烈的,不过比起我的魂魄来,你的差远了。”

帝阳莘冷笑道,根本不把帝莘反抗看在眼里。

帝阳莘活了多少世,帝莘算上妖祖那一世,也不过两世。

两世的魂魄,还想对抗帝阳莘这般的强横魂魄,简直就是不自量力。

鹰潭癫痫病
邯郸整形美容医院手术
萍乡治疗早泄医院
鹰潭癫痫病医院
哈尔滨白斑疯医院